移动版

政策催热百亿市场 医废处置行业或迎加速跑

发布时间:2020-05-12 14:13    来源媒体:金融界

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全国医疗废物处置的压力,目前,监管层正在加紧部署,化解行业压力,并为打造更加完善的医废处理体系定下了时间表。

日前,国家发改委、国家卫健委、生态环境部印发的《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能力建设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要求,5月底前,各地全面摸查本地区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建设情况,处置不同类别医疗废物的能力短板。2020年底前每个地级以上城市至少建成1个符合运行要求的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

“本次疫情暴露出国内医废处理的不少短板。”5月10日,一位医废处理企业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行业来说,《实施方案》更多是指导意义。在执行过程中,还有待完善的地方。“国家在重视规模的同时,也要规范行业的相关标准。例如,需进一步明确医废处理企业的工艺路线与排放标准等。”

应急处置方案启动

疫情之下,医疗废物处置压力陡增。今年3月,湖北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李瑞勤将武汉市医疗废物处置的压力描述为“极限考验”。据他透露,全省医疗废物处置量一度由疫情前的每天136吨增加到458吨,增长3.4倍,其中武汉市由45吨左右增加到291吨,是平常的近6.5倍。

在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医废处理压力得到缓解。时代周报记者5月11日从生态环境部获悉,目前全国医疗废物完全能够做到“应收尽收,应处尽处”。例如,生态环境部指导帮助湖北省及武汉市采取措施后,湖北医疗废物的处置能力翻了两三番。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5月4日,全国医疗废物处置能力为6114.8吨/天,相比疫情前的4902.8吨/天,增加了1212.0吨/天。其中,湖北省医疗废物处置能力从疫情前的180.0吨/天提高到658.4吨/天,武汉市医疗废物处置能力从疫情前的50.0吨/天提高到280.1吨/天。

医废处理能力缘何在短期内能迅速提升?生态环境部应急办主任赵群英曾在3月指出,(医废处理)增量主要来自移动设备和危险废物焚烧设施协同处置增加、垃圾焚烧设施也可以协同处置医疗废物。

“这在应急状态下是可以的,但是将来我们还要建设规范的医疗废物处置设施。”赵群英坦言。

“一般的垃圾焚烧厂是不能直接接纳医疗废物的。启用生活垃圾焚烧设施进行医疗废物处理,对于废物处置人员的人体健康可能产生威胁,同时还可能污染周边环境给疫情防控工作带来隐患,因此在多重防护之下,也只能作为应急措施,而不可常态化。” 辽宁大学环境资源与能源法研究中心主任刘佳奇说。

较高的处置费用成“拦路虎”

“我国医废处理行业发展缓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刘佳奇指出,处理费用的负担问题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

刘佳奇表示,通常情况下,医废处置费用主要由医疗机构承担,处置费从医疗机构的利润中提取。对一些乡村医疗机构来说,缴纳的医废处置费用较高。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多个省市医疗废物处置收费标准文件发现,目前全国各省市收费标准不尽相同,收费模式也多种多样。举例来说,在按照重量进行计量的收费标准中,每吨的医废处理价格最高可达3000元。而相比之下,多地每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协议价则不超过百元。

“一些乡村医疗机构缴纳的医废处置费用,甚至超过了医疗器械的采购费用。”刘佳奇指出,医废处置费用较高影响了医疗机构的支付意愿,进而对医废的规范化、无害化处理以及相关产业的发展产生影响。

在多地村医呼吁下,监管层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实施方案》中特别提到,合理核定医疗处置收费标准。医疗机构按照规定支付的医疗处置费用作为医疗成本,在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时予以合理补偿。

目前,各地重新核定的收费标准还未见到真面目。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核定医废处理的方式通过床位进行核定的较多,但不同地区和不同科室的医废产出量不同,如何科学公平核定收费标准,还需要各地“因地制宜”进行研究。

百亿市场增量待释放

“如果说SARS导致中国医废产业出现爆发式增长,那么此次疫情很可能会催化这一产业再次进入快速发展期。”国泰君安环保团队在一份研报中指出。多位业内从业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对行业发展的期待。

光大环保能源三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森林5月10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政策支持下,公司未来对医废、危废产业的投资将持续加大。

5月8日,启迪环境回复称,各地在建、转运营的医废项目的规模等相关数据正在进行梳理。但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在此前回答投资者提问时,曾表示未来将继续通过新建、技改方式对医废、危废产业进行投资。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估算,2023年中国医废处理市场规模或将达到107.37亿元,同时医废产生量将达到249.56万吨。

在温宗国看来,政策的出台不仅利好地级市,更将促进县级城市的医废处理逐渐步入正轨。 “我国有2000多个县,其中人口上百万的县数量也较多,人口规模比较密集的县多数都会建有一定规模的医院,这将为医废处理产业带来广阔的市场空间。”

《实施方案》中也明确,争取1―2年内,每个县都建成医疗废物收集转运处置体系。

“对县级城市所释放的市场增量不仅包括末端的集中处置,还包括前端的收集和转运,以及偏远基层地区的移动处置和预处理设施。”刘佳奇表示,对于上下游相关产业而言,例如,环卫装备等都将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不过,温宗国提醒,政策对市场空间的释放可能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明年上半年医废行业或将有较大发展。另外,政府对运营标准达标等方面也应加强监管,不要让过多“ 热钱”破坏了行业的规范化发展。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